兔饱饱

十九

Max:

从来没想过十八岁的王俊凯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你让我看到了天坑鹰猎的张保庆,中餐厅的王俊凯,




宝贝你真是个大宝藏,




我以为收藏你让你发光的当年已经足够美好,




你却一直默默攀行前进,




用拍下的更多风景告诉我,




你可以做到更好,更让我意想不到,更让我想要珍藏,




而且比我想的更加有恒心毅力,




我不担心你的前途,




只希望你能够身体健康,快快乐乐,




十九岁生日快乐,崽子🎂🎂




最后,欢迎回家❤❤





南滨歌乐:

“凯源”
可能是快到715了,大家都想做点儿小东西去重庆带着,最近经常有妹子问我有没有写过“凯源”两个字,仔细想想,我好像还真的没有特别写过……所以写了一个,横版竖版各种尺寸各种颜色都调了,大家有需要自取就可以,这两个字开放授权,不用单独再找我要了,不要商用就可以~大家夏秋愉快~

感冒

希望日后自己不要金鱼脑,小圆这次受的委屈真是心疼死我

神明仙贝:


  


  节目录制到凌晨四点才结束,王源的脑子恍恍惚惚的,依稀记起刚刚帮几个前辈挡下了游戏惩罚被当头淋了一身的冷水,笑嘻嘻地谎称自己还年轻身体好得很,但步子却早已变得绵软有些站不稳。




  当现场导演终于喊出一声收工后王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助理着急地冲上来给他披外套,他摇摇手拒绝说得先和来看节目的粉丝先打个招呼。




  标准的偶像式挥手,标准的偶像式笑容,王源弯腰鞠躬,“谢谢大家,大家都辛苦了。” 转身的刹那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外套随意搭在身上,被保安粉丝们簇拥着上了保姆车。




  他里面的衣服还是湿的,头有些晕,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几条未读讯息,全部来自同一个人。




  王源靠在车座上点开微信语音软软说了句,“喂,我刚收工呢。”




  心想这个时间估计对面那个人早就睡了,没想到很快对方就回了语音过来。




  “怎么鼻音有点重?”




  王源找助理要来餐巾纸擤了擤鼻子,又按住语音键,“现在呢?”




  对方的电话打过来。




  “感冒了吗?”




  “还好。”王源只想睡觉,“哥····”




  “嗯?”




  “我好累啊,我想睡了。”




  就着车内的暖气和厚重的外套,王源缩了缩脖子窝在了车后座上,车子外面还有许多粉丝,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这些王源一会儿都管不上了,只觉得眼皮很重,连和电话对面的人道别都没说就沉沉进入了梦境。 




  王俊凯这边听着王源说话忽然就没了声音,只剩下平稳的呼吸声还在通过话筒传到对面。王俊凯知道王源是睡着了,进入娱乐圈以后这样的电话就变得很常见,有时候他也会和王源打电话打到一半自己就睡着,只是王源刚刚跟他说话听着哑哑的,王俊凯担心他生病。




  挂了电话后立马就给王源的助理去了电话,询问王源今天的工作情况,助理一五一十的全告诉给王俊凯。虽然王俊凯心里听了不太好受,但他也并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一切,就像许多人的远距离恋爱一样,他只能在电话的那头干着急,也不能马上就去到对方身边保护对方,所以他一直催促着王源要学会保护自己,要学会做饭,学会收拾屋子,学会自己主动练习等等,可王源真的都学会了,他又感觉寂寞了。什么都会的王源,还需要他吗?




  助理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王俊凯,镜头里的王源被外套盖住了半张脸,漂亮的眼睛紧闭着,头发被乱糟糟的揪成一个小辫,王俊凯用指尖轻触着手机屏幕上王源的脸,将被子拉高了些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上午还要赶飞机,王源没睡几个小时就去酒店换了套衣裳,助理说等会儿车子才来,王源就靠在一旁的沙发上小憩,他也没想到感冒就像是随身携带的读秒炸弹,忽然一下子就爆发了,接踵而至的是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咳嗽甚至还有发烧。




  体温猛地升高,以至于在登机之前红着脸还被前线的粉丝夸说‘面色红润’,身体的内部在崩溃轰炸,王源戴着口罩脑子发晕,几乎是一路睡到了北京。助理看他情况不太好问他要不要回去休息,他想了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了,这样的状态让他唱唱跳跳出来的效果应该也不会很好。




  助理将他送到家后说要去给他买点药,他自顾自走到房间脱了鞋袜就躲进了被褥,王源觉得自己很可怜,他才十七岁而已,别的孩子感冒发烧在家里应该都是妈妈来体贴的照顾,他呢,他估计只要好了一点点就马上又会有很多工作塞进来。曾经想不通这些类似的事也一个人哭过,但有时候自己活得太通透,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会越多,时间越长人也麻木了。




  但可能生病的时候人会矫情一些,王源也只敢在这种时候耍耍无赖蛮不讲理,平日里妈妈告诫过他,工作中的很多人都是前辈,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甭管别人怎样,见面还是要和和气气能忍则忍,不能再有小孩子脾气了。所以几乎很少有人看到王源任性的一面,王源在外已经将自己伪装的很好,他再也不是十三四岁不敢一个人面对镜头的王源了。




  助理电话给他问要哪些药,感冒冲剂要不要,他说都买点吧,得快些把感冒压下去。不一会儿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他猜助理回来了,下床准备去倒个热水,“小强···热水壶你放哪了?”




  “这。”




  王源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绝对不是助理的,他惊讶地看着门口,王俊凯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手正指着茶几上的热水壶。




  “很意外吗?”王俊凯笑嘻嘻的把手上的塑料袋放到了桌子上,“我在楼下碰到小强让他先回去了。”王俊凯从塑料袋里掏出几盒感冒药拆开。




  王源没忍住一下子就红了眼睛,王俊凯放下手上的药盒,“你怎么又哭啦。”




  “我没哭。”王源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傻子。”王俊凯往前走了几步到他面前给他整了整衣服,“洗澡了吗?洗了澡再睡。”




  “没有。”王源从进家门只觉得累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洗澡,这被王俊凯发现了,王俊凯有洁癖不洗澡哪会给他睡觉,王源鼓着脸颊,“累,不想洗。”




  “那我帮你洗,你先在这坐着,我去放热水。”




  “你不上班啊?”




  “你想我上班吗?”




  王源摇摇头,王俊凯戳了戳他的脑门,“不想我上班就老实点,乖乖洗澡。”




  一浴缸的水温度正好,浴室里也被王俊凯开了暖气,王源闭着眼睛靠在浴缸的边缘感觉王俊凯在他的头发上搓出了很多泡泡,“眼睛闭好,我要冲水了。”王俊凯对他命令道,看见王源乖乖闭紧了眼睛,偷偷笑了出来在王源的鼻尖亲了一口,“你干嘛?” “不许睁眼。”王俊凯这才将热水慢慢冲在王源的头发上,“你不洗吗?” 王源睁开眼睛盯着王俊凯,王俊凯用浴花在他身上擦了擦,“你洗完我再洗,不然感冒加重了。” 王源忽然脸红。




  果然像王俊凯说的那样,洗个热水澡有助于睡觉,王源觉得浑身放松了许多心情也好不少,王俊凯倒了热水把药放在手里坐在床边,“乖,先把药吃了。”王源在被子里哼哼两声,“吃那么多药····”王俊凯把他当小孩哄,“吃了身体就好了。” 难得王俊凯脾气这么好,王源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拽着王俊凯的裤子,“那你还走吗?” 王俊凯半弯下腰在他耳边说,“不走。” 王源这才坐起来把药给吃了。王俊凯看他总算老老实实吃完药才放下心,天知道王源助理给他发微信说王源突然感冒他有多着急,王源不是一个会轻易感冒生病的人,但是一旦感冒生病肯定是比较严重的。小时候王源瘦得就跟一根火柴棒一样,王俊凯永远记得王源在练习下课把袖子卷起来给他看手臂,细得皮包骨头的手臂上因为吊水戳了好几个针眼,王源说因为有时候手上的血管不够戳还会戳脚上的血管吊水,那时候王俊凯就心疼得要命,出门在外工作老是要记得提醒王源把衣服穿好,扣子扣好,不要着凉。之前在一起拍戏,冬天拍春夏天的戏,王源上场就穿着薄薄的单衣,王俊凯都会提早把厚外套暖在身上,等王源下场时候让王源穿好。




  可是现在他和王源分开工作的时间早就超过了在一起工作的时间,王源的坏毛病一时也改不了,不可能别人都像自己那样对他,他就时常念叨,夸张形容,用以‘恐吓’王源多穿一点穿暖一点。




  这次回来的很赶,虽然是因为有活动,但王俊凯难得任性的改了航班,一落地就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尽管也陪不了王源几个小时,但还是想见一面确认下王源的情况。




  王俊凯找了条围裙系上去厨房帮王源煮了些粥,王源醒来应该会饿,他留了纸条给接班的助理,注明了王源喜欢的下饭小菜放在冰箱的第二格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王源,他想不到自己还愿意为谁浪费时间,他愿意浪费时间去做这些小事愿意浪费时间跟王源说很多道理很多思考,他想王源应该对于他也是如此,在他上一次感冒的时候,王源一改平时的天真,既成熟也稳重的在镜头前为他挡去了一切。




  总是说想要保护,想要保护,可却是在最无能为力的年纪遇到了最想保护的人。




  王俊凯回到房间重新坐回到床上,王源感到他的靠近将手臂伸长就着被子抱住了王俊凯的腰,王俊凯用手帮王源理了理脸上的碎发,“我都知道的。”




  王源的脸在王俊凯的掌心轻轻蹭了蹭。




  “换做是我,我在节目里也会和你一样。源儿,你已经很棒了。”曾经小时候还吝啬很少当面夸王源,现在分开又相聚,脑子里记着的全都只有他的好了。王源做的那些事所有思考和出发点王俊凯都能够理解,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要善良,要更加温柔的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善这个世界。尽管这个世界并不美好,王俊凯想到很久很久的以后,他和王源要公开一些社会大众所不能纵容的事时,他希望至少接受过他们帮助的人可以站在他们的这一边。




  王源把头埋在被子里抽泣,王俊凯在旁边的时候,他终于可以放下一切筑起的伪装大哭一场,像最普通的十几岁少年那样,可以任性蛮不讲理。




  “原本不是我的错,应该让我来承担和负责吗?”




  “我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会有人颠倒黑白说得像真的一样?”




  “你我也是一身清白,从未做过什么坏事,互相倾慕何罪之有?”




  想不通的问题还有很多,但成长的速度并没有给王源任何的缓冲期,残忍的问号前王源不能逃避,并且必须逼着自己坦然,他紧紧握住王俊凯的手,直到王俊凯有了痛感也不松手,还好这一段羁绊还牢牢握在手上。




  吃了药晚间烧已经退了,王源半梦半醒间依稀感觉有人走了又有人进来房间,他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看见助理端了粥放在床头柜上,有些怀疑地问道,“你一直在这?”




  助理递给他一张纸条,王源看见上面熟悉的字迹才松了口气,还以为王俊凯来是做梦梦见的,睡傻了都。




  打开手机进到微信发现王俊凯连续发了两条朋友圈,一条是自夸‘我做的粥,吃过的都说好。’,一条是分享感冒时吃什么能快点好的小知识。王源给他点了两个赞,回复他说,‘粥我做的也不难吃啊。’王俊凯几乎是秒回了朋友圈,‘不许玩手机,喝了粥继续去睡觉。’




  王源端起床头柜的那碗白粥,一勺进嘴里,鼻子酸酸的,“好喝。”



猪骨浓汤蟹味面℡🍜:

太好看了吧!!!!!!!!!!!!

附一个调色版视频下载链接 超清晰很好品 密码:j538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